阿基師:牽手,是一世人的代誌

0

在成為家喻戶曉的「阿基師」以前,他也曾走過一段坎坷的歲月,為了償還債務、養家活口而疲於奔命。幸好,他有一個理解他、相信他的妻子,才能成就今天的阿基師。阿基師個頭不高,樣貌也實在稱不上英俊,但阿基嫂則是相當秀美的女性。當初妻子娘家人第一次見到他時,曾私下問女兒:「你哪會揀一個這麼矮擱這麼醜的尪?」妻子只是輕描淡寫的笑說:「醜醜尪,呷未空。」

在她一路情義相挺之下,如今,這個「醜醜尪」,還真的出人頭地「呷未空」了。

我只能說,我有福氣遇到一個好女人。活到這歲數,「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來時各自飛」這種事我看太多了;但是我太太在大難來時,沒有放我鴿子,還願意跟我做同命鴛鴦。

她嫁給我時,我是兩家店的主廚,家裡還有兩間房子。家裡經濟剛出狀況時,我並沒有告訴她,我不是故意要隱瞞,我只是覺得,讓她知道,只是多一個人煩惱,我不想讓她煩惱,所以沒有講。沒想到事情到末了,還是解決不了,她知道以後,深受打擊,一開始心裡也過不去。有一次,我睡到半夜,翻身發現太太不在身邊,我趕緊起來找,結果發現她一個人在廚房喝悶酒,已經灌了半瓶的威士忌,我大吃一驚,上前拍拍她,沒拍幾下,她就吐了一身,我趕緊把她抱到浴室幫她清洗。

讓老婆過得這麼痛苦,我這做老公的,真的是無地自容。我一邊擦拭,一邊懇求她:「相信我,我一定會解決這個問題的。請你看在我們兩個女兒的面子上,一定要挺我!」她看著我,哭了,也一直說對不起、說她錯了,說到最後,我們都語無倫次,只能相擁而泣。

不過,從那一夜開始,我們就決定同心面對這個困境。夫妻同心,力量是很大的,我們熬了幾年苦日子,沒有跑路、沒有離婚,一起還清了所有債務,苦盡甘來、鹹魚翻身。

除了賣屋償債,我還「劈腿」做了好幾份工作。白天九點到下午兩點在餐廳上班;兩點到五點餐廳休息,則到電影院門口賣玩具;五點以後回餐廳繼續幹活;九點餐廳下班,我則到地下酒家幫忙做點小菜、火鍋什麼的。

有時候,我跟我太太還會接辦桌的訂單,一接就是二、三十桌,把食材準備好,兩個人踩著三輪車,就這樣開始辦起桌來。

我太太人外表甜甜的,但她可不是弱不禁風的林黛玉,而是那種肩能挑手能提的能幹女人,一口氣可以端走六個沉甸甸的佛跳牆,四平八穩,連晃都不晃一下,很厲害的。

那時候,我在外面打拚,她在家也沒閒著,除了做家庭手工,還經營了一個小吃店。用餐時間,把孩子用背巾背在背上,雙手則空下來炒飯炒麵張羅客人。這麼苦,換做是個性嬌貴一點的女人,早就受不了了。

我打從心底感激我的糟糠妻,在我人生的谷底,仍然對我不離不棄,而且,把我們的兩個女兒教養得規規矩矩,又對我媽媽包容照顧,她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牽手。

現代人的婚姻觀是「合則聚,不合則散」,但我是老一輩的人,我對婚姻的看法是「牽手,就是一世人」,責任感比愛情重要,如果婚前你就抱著「以後不合再來離婚」的念頭,那乾脆不要結好了。

我跟太太平時真的是不吵架的。不是因為我們沒脾氣喔,是因為我們選擇不要對立。台語說,做人要「互相」,做夫妻更要「互相」—互相扶持、互相疼惜、互相吞忍。

一個家裡的人,如果都願意「互相」,我相信什麼關卡都挺得過去。日子好的時候,加倍幸福;日子不好的時候,也能有情飲水飽、有情飲水甜。

資料來源:YAHOO

Share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