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過低潮╱歐弟克服害羞 主持還債

0

回首15年的演藝路,我的每一步走得戰戰兢兢,但命運之輪卻三番兩次轉向「黑色地帶」,使我身陷其中。一連串的低潮,從出道到當兵期間演藝事業停擺、退伍後人氣不再,最後赴大陸發展,卻在當紅之際遇「限娛令」阻撓,工作中斷。這些低潮數度危及演藝生命,讓我感到絕望,但感謝老天爺眷顧,低潮後賜給我高潮,讓我有振作的能量。

我的「低潮」最早可追溯出道前的模仿比賽。那場比賽,我是「張學友」組的參賽者,賽前臨時被通知變動,導致準備時間不足,表現受影響,雖仍得到第1名,觀眾並不埋單,一出道就被罵「爛小張學友」。我想,從出道的那一刻起,就不是好的開始。出道後,經歷大小低潮,讓我最難熬的低潮,莫過於在軍營「數饅頭」的日子。當年我喪失賺錢能力,無法繼續還債,也恐懼退伍後會失去表演舞台,對未來感到焦慮。

退伍後的我,礙於現實,無法繼續當歌手,必須靠主持節目的收入還債,我逼自己拋開害羞、自卑,賣力搞笑逗樂觀眾。上台前,我常提醒自己:「我要把自己弄HIGH,克服緊張、人群恐懼症」。

這些年低潮不斷,所幸貴人也不少,不僅瓜哥(胡瓜)傳授主持技巧、憲哥(吳宗憲)帶我到大陸發展,連前女友香蜜拉及家人也幫我不少,我始終銘記在心。離鄉背井期間,最感謝的人是汪涵,他長期給我關懷與打氣,讓個性急躁且患有椎間盤突出的我,學會耐住性子並克服久站的痛苦。

我在大陸磨練4年後,重回台灣綜藝圈主持「超級模王大道」,收視亮眼。我將功勞歸給參賽者及工作人員,若沒有大家的努力,肯定不會有亮眼的收視。外界說我已熬出頭,但我真的走過低潮了嗎?我想:「還不完全」,因為我很渴望唱歌,至今還未能發片,仍在等待出「輯」的機會。

資料來源:YAHOO

Share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