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心傑慟肇事輕判 憶亡兄滿腔滄桑

0

他從小父母離異,跟爸爸和哥哥住,他和大他7歲的二哥感情最好,不料他國二母親節那天,三兄弟去外婆家,路上二哥發生車禍,全身抽筋,七孔流血,隔天就走了,肇事者卻被輕判,「一條人命200萬,太廉價了!」

不祥預感 換搭大哥車

他二哥原本騎車載他,不知是否冥冥中有不祥預感,突然停車,叫他換搭大哥的車,沒多久,二哥便被轎車迎面撞倒,「我一直喊他,他沒回應,我趕緊去路邊打公用電話叫救護車,第二天還是走了。」

個性內斂 靠唱歌解壓

他說,他和大哥都看到轎車內駕駛為女子,旁邊男子似教女子開車,但警察到場時,男子堅稱自己是駕駛,「由於沒有監視錄影帶,沒有證據,法官不採信我的證詞。」他無奈說,那時候剛好二哥手機響起,解開安全帽聽電話才致命。

他個性內斂,藉唱歌宣洩壓力及表達對哥哥的思念,新歌〈嘲笑〉難唱,他在錄音室錄了很久,後來製作人叫他想傷心的事,他一想到家人就滿腔的滄桑。昨他在西門町舉辦簽唱會,不畏高吊4層樓高,在大型看板簽名,唱片公司幫他投保了2000萬保險,如果和王菲演唱會一樣被卡在半空中怎麼辦?他說:「就在上面唱歌。」下月24日他將辦小型個唱。

Share.

Comments are closed.